八月记 08月18日

近几天过得很阳光

回家了一趟,一切都好。一起上班的老铁请假几天,远离网吧。每天下班后散步,逛超市&看电影

阳光的人会带来阳光。回长沙高铁上想着好几天没跟舒舒说话,隧道过完后微信弹出‘舒舒的视频聊天’,就像是坐着货车开在洪水过后的宁乡,阳光洒面。去舒舒那玩了一天,房里BB了一圈,四个小护士的住处令人遐想,看《招魂》全身紧绷,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
那晚没睡觉。之后的,就是早晚一杯牛奶,吃早饭,七点起十二点前睡,浩哥称之为可望可即的爱的振作感并表示羡慕

C 08月10日

我想到了港岛妹妹

想到了一升精液

想到了它会冲动地来冲动地去

然后看看现状

机顶盒红色的灯

 

以后别再有了

大雨 07月01日

2017.7.1        大雨       于长沙星沙

连天都是雨,江江在长沙干起了踏实的工作,也算做得像模像样的。
其实跟在家一样,琢磨着我一些“小东西”,工作反倒是有点像“抽时间做一下”了。
很闲,但细想为数不多的经历,大多数工作都是这样,大多数人也是这样,然后下班,然后打牌,然后睡觉新的一天
周围人给我点了赞,很好,闯一下

两个月逼出来的想法 06月09日

近两个月是扩展所了解方面最快的时光,近半个月新增了:

软路由,QOS   ——片区wifi

自建服务器       ——旧电脑的玩法及情怀项目

又突然想买个树莓派一类的超小型电脑玩

阿胖三歲 04月03日

农历三月初七

刚出生的时候觉得很黄的一坨 心里想 怎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丑得一匹

慢慢长大点发现好看了 比别人家的还看起来舒服一些 那时候就折腾老子啊

异乡的夜里 02月21日

耗到了学校,今天算是开学第二天,湘潭很冷,煤校更冷清,一个人在寝室 孤独的感觉就出来了,南哥周老弟也说过两天才来,其实已经没课了,糊弄着老妈来了学校,在家里很急,这个年龄该有的“急”都涌到了心里,在家里其实过得很烂,晚睡晚起,每天唯一正确的事就是带阿胖到处玩玩,因为被两个小孩烦发了好几次脾气,老妈其实是最累的,在家里甚至还有种“既然我没在你也可以带两个,为什么我在家里就非得天天带小孩”的想法,真是畜生,现在写下来也是无用,记下来以后忏悔了。

01月30日

好久没更新

没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