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可挡 11月04日

昨晚跟阿七约战  抢七,剃了他个干干净净的7:0,尤其是最后一杆强行大角度远台低杆拉回清黑8,打出了18岁的感觉

这才叫自信的打法,前会可是被他打去了气势,长时间大比分输。我很喜欢跟桌球馆老板打,能开店都有几把刷子,我也很喜欢在固定一家打,现在我几乎每晚都来,在桌球馆能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有时不想打了 我就点根烟坐在吧台,阿七去遛狗,我就看着打扮过的男孩子带着打扮过的妹子来打球,看着隔壁理发店的老板来老虎机输掉几百块,看胖子宰鸡,我也常想开个这样的店,热闹 又简单

阵痛 10月24日

已经过去段时间了

那天我赶回家,楼下客厅 院子已经是一屋子的披麻戴孝,愣着的时候大姨已经扯了块孝帕来,晚上我就搬了把太公椅坐在黑棺旁边守三炷香不熄,坐得端端正正,负面的东西当时写了很多 统统减去。后来就是下葬、扶三,完后上班,一直都是一个冷 楞 困的状态走完流程,后突然发现 诶一个人没了,伴我过活二十多年的就没了,才有清晰的失去的感受

中秋收假回来她给我拿的苹果都还在抽屉,我不喜欢吃苹果,也不喜欢吃月饼。刚我还想到家里楼下挂着一幅’福寿康宁’,请人写的字,是她87岁生日我送的,下次回去该取下来了。

所以这就是一些变化

心跳呼吸正常 10月02日

我一手拿着感冒药,一手拿着汉堡可乐,回了住处

今天睡了一整天,不困 没有不舒服,最后硬是睡出了感冒且睡着了。时而也在想从前,时而有退意,时而觉得失去了很多东西-我的生活,我充沛的精力,我赖以自豪的恢复能力。 也许是很久没充电,不知道找哪充电,只能想点从前开心的日子,恰逢周老弟来长沙玩 四人组聚了下,又找南哥一述哪里哪里的漂亮女孩 得以开心

C 08月10日

我想到了港岛妹妹

想到了一升精液

想到了它会冲动地来冲动地去

然后看看现状

机顶盒红色的灯

 

以后别再有了

大雨 07月01日

2017.7.1        大雨       于长沙星沙

连天都是雨,江江在长沙干起了踏实的工作,也算做得像模像样的。
其实跟在家一样,琢磨着我一些“小东西”,工作反倒是有点像“抽时间做一下”了。
很闲,但细想为数不多的经历,大多数工作都是这样,大多数人也是这样,然后下班,然后打牌,然后睡觉新的一天
周围人给我点了赞,很好,闯一下

两个月逼出来的想法 06月09日

近两个月是扩展所了解方面最快的时光,近半个月新增了:

软路由,QOS   ——片区wifi

自建服务器       ——旧电脑的玩法及情怀项目

又突然想买个树莓派一类的超小型电脑玩

异乡的夜里 02月21日

耗到了学校,今天算是开学第二天,湘潭很冷,煤校更冷清,一个人在寝室 孤独的感觉就出来了,南哥周老弟也说过两天才来,其实已经没课了,糊弄着老妈来了学校,在家里很急,这个年龄该有的“急”都涌到了心里,在家里其实过得很烂,晚睡晚起,每天唯一正确的事就是带阿胖到处玩玩,因为被两个小孩烦发了好几次脾气,老妈其实是最累的,在家里甚至还有种“既然我没在你也可以带两个,为什么我在家里就非得天天带小孩”的想法,真是畜生,现在写下来也是无用,记下来以后忏悔了。

01月30日

好久没更新

没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F 11月21日

今儿被贝黑惨了,说我大学喜欢了好几个妹子,无奈地笑,按我以往得拼死辩解-芷江话里有个词叫“huó”,指的大概是不符合道德、道义的鬼混乱搞等。听着这个词长大“XXX天天在外面乱huó”…
也就特别抵触这个词,厌恶起这种人,延伸到警醒自己不干这种事。我挣扎了几句“我大学承认的喜欢的就一个~”有气无力的,也就罢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