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二十岁

这个小博客断断续续研究来研究去终于觉得架好了底子,一直想写点什么,挨到二十一岁前一天,敲几个字。万事开头难,我也总算开头了。

我从来对生日很疑惑,小时候觉得是一个机会:收点钱、要点想要的、吃顿特别好的。那时候奶奶就是一袋子煮熟的鸡蛋。我特佩服她,八十九岁,大家庭里四五十个人,每个人的生日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在长大她在变老,大点后,煮熟的鸡蛋,外加了一张老毛,及至现在,至大学,每次回学校告别时,依然是一袋煮熟的鸡蛋,一张老毛。曾经抵触,老爹让我收着-老人家一份心,以后多关心奶奶云云。老人家守寡四五十年带大七子女,这是我见过最神奇的事,她和我都爱放坏东西-儿女孙辈孝敬的东西,都舍不得吃喝,以至于放坏过保质期是常有的事;她给我带的鸡蛋,拿到学校,给室友-都不要,是啊这年头送吃的送鸡蛋?大二时曾经一次全放坏了扔了,后悔莫及,这是我的“坏”,以后不会再有了。

但到这个时辰,农历十月初十,二十一岁早一天,一个极普通的日子,我脑子里却不是 明天我要请哪些人吃饭,去哪里,明天好像还有考试——我想那一袋即将到来的鸡蛋,想那一百块钱-可能我在外收不到,但是一定会放在那里,好像种子生了根,蔓延开来在我的脑子里。我不要多的我不要你给我发句生日快乐-多谢啦但我连回都不想回-我就想要这是普通的一天,就像三月十二九月初八一样,就算你知道了,我希望你一句“哦..”就带过,我会很高兴这是普通的一天,在这天我不用变得特别我还是机智的江江,唯一多的,我只想着那袋鸡蛋,那一百块钱,和已经进了我口袋好像已经花完了的爸妈多给的五百块。

既然这不是个庆祝的日子,就该是一个时间点,已经马上要到二十一点(总共也就六七十点。就在特定的时间点敲点字,记性不好就写下来:

给父母- 最近一两年发现父母开始身体不是那么好了,老爹前段时间闹过肺感染,老妈腰椎骨折已经过了恢复期,二十岁后发现你们对我忍耐多了,以前曾经因爱好 个性没踏实读书、因追女孩伤过你们心这些事,我那时候是个SB。现在你们放养我,我极其开心于最近几年的自由,你们还会听我的意见想法,让我感觉甚至看到了过后几年十几年-我成了一家之主,我养你们和我的小家。不过拿你们老去换我的自由感-我觉得亏大了(我倒挺想念我妈的刀子嘴的~

给家人- 奶奶起码一百岁,抱我的儿子她的曾孙拍张照我就像以前挂毛爷爷画像一样挂客厅里-屌爆了。姐姐就少吵点架,慢慢发财盖别墅当个富婆hahaha

给江江- 最近又陷入一种状态:极其拖拉,晚睡晚起,日子迷迷糊糊过,空有一些想法,关注点不对,不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寒假回家要解决这个。

给兄弟们- 以上都是我扯皮的,明天喝酒还是要喝的~

其她人 在心里。

Tags: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