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近期过得无味,许久没有更新

前些日归家,阿胖的弟弟已经会叫了舅舅,早上阿胖就溜到我床上,弟弟胖得像个球一样也跟着来敲门,温馨无比

大年三十在家院子搞烧烤,小朋友在外面闹腾,奶奶和几个婶婶在里面烤火聊天,放着春晚,真有强烈的归属感

因发小基本都临近订婚,回家跟老妈闲聊到了很多这方面,兴起一番自由言论,大致意思是如果没有价值地过活,到产生下一代,到老,这没什么意义,仅仅是一个轮回而已,’仅仅是多了一个姓江的而已’,她听完很认真地、小声地说:’我其实也是这样想的’。上一次这样镇住我是我们聊起 青 ,她最后说:’我其实觉得不结婚也没什么,也蛮好啊,你看我生儿育女还不是这样过一辈子,这没什么’。  这跟我妈给我的固执形象差异甚大,我感受到我某些想法,很有可能是有来源的,似乎我们这里是有共同点的

今天初七,回了长沙,用v2ex的说法,就算[迫于生计]吧。阿胖表现得很淡定,一声byebye继续和苗苗玩;还去医院看了奶奶,住院了,让她保重身体,眼角泛红我就先溜了;其实非常舍不得走,奶奶的影碟机还没空去修,伯伯家wifi还没布好,姨妈的电视盒子还没去装,饭店还要看看监控——haha 江江也算是多面手。上了高铁,站票,坐着睡,醒了睁开眼,车厢顶的筒灯亮闪闪,我知道我快到了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文 / junghh
1 条留言
  1. 2018/04/10
    小唐先生

    旅途总是疲惫的,回家总是一种心底的期待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