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波澜不惊,晚上妮的微信突然给我发了条消息

浑身颤了一下。有近四年没有青的消息,这也是用妮的微信发的,应该是看我以前朋友圈发过奶奶的照片,她是妮的亲姐,是隔壁二伯的大女儿,大我十来岁,我在初中时,那时候用QQ想加她,或者不理,或者加上过两天就会把我拉黑,此刻自己到了这年纪面对下一辈也会如此,大概就是年代的隔阂。那时候仿佛是想了解她,越是遮掩越是好奇,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做过很多我一辈子都可能做不到的事:放弃过生命 脱离过生活,现在应是在云南的某处卖些小玩意–俗称摆摊。这简直集中了我这一辈子最想做又最做不到的事–可以真正地脱离父母,世俗的限制,完全过自己独自想过的生活,这在我看来,压力和代价简直太大了。

上次有记忆的见 青 ,还是12年十一,去长沙玩,当时她在一家鼓舍上班,跟妮合租。因为岁数大些了,作为女子,世俗的事情就来了,三年前二伯的生日,二伯说如果这次你不回来就再也别回来了,当晚她搭火车回来,在家当了几个月大小姐,最后记得她是一天毫无征兆离家去了云南,跟伯妈说她走了,至此,过年都没回来过,在我们这种家庭、教育、所见所闻里长大,能抛开这些父母家乡的挂念、流水线般的人生,真是敢。我不知道该站在怎样的道德点来评价,会说她不听父母的,还不肯结婚,父母年纪大了也不回来,太过理想般地过活;但是,我又极度羡慕、赞赏她,我简直想把自己代入进去,我会不管多少岁不管成不成家不管亲戚怎么说我过自己想过的自由的生活,但我觉得我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我加不上她的原因。

她甚至能自己改自己的名字!哇!她原名丹,一天突然让大家都叫她青,如果叫错了就不开心要生气,最后丹硬是成了青,是丹太耀眼而她只想做浅淡的青吗,想到这些,我就兴奋,我觉得好像一个亲人替我做到了我不敢做的事,这过程中很苦什么都要独自承受,且一眼望不到头,想起她的时候,我会想,有一天,她会回家吗?如果她结了婚成了家养儿育女迈往年老,她是不是就算是好女儿,好姐姐?此刻她应该很想奶奶,想这些最亲的人,但她还在挣扎,我既羡慕她能这样过活,又希望她能回来。愿你能健康安好,辉仔不能成为你,那就祝福你。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啊 独行不必相送

 

Tags:
文 / junghh
2 条留言
  1. 2017/03/15
    匿名
  2. 2017/07/03
    匿名

    1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