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今儿被贝黑惨了,说我大学喜欢了好几个妹子,无奈地笑,按我以往得拼死辩解-芷江话里有个词叫“huó”,指的大概是不符合道德、道义的鬼混乱搞等。听着这个词长大“XXX天天在外面乱huó”…
也就特别抵触这个词,厌恶起这种人,延伸到警醒自己不干这种事。我挣扎了几句“我大学承认的喜欢的就一个~”有气无力的,也就罢了。按说我江某人,不至于落魄于被喷至此呀,记得高中追个妹子时,一“情敌”前去打探我虚实,最后跟妹子说:江XX,身高XXX,人特专一。蛤蛤,这里不是装逼,初中喜欢一妹子断断续续三四年,都传成个动人的传说了。

那老子怎么会归类到“滥情”一类里了?我日,气得一匹。在这里我要辩解一下,这是我敲字的主要因素。

我总结了下,作为一个蛤丝,我还是把原因归为自己too young,不懂闷声发大财,想想近几年能被黑的,列名单如下

罗同学  雅茹  戴同学  贝同学

嗯。四人左右。今天也让我对自己的对人(这里应特指妹子)方式产生了一丝怀疑,恍然大悟,原来就跟刀剑决斗一样-不出刀,出刀必见血。我犯了一个大忌-挥了太多次刀,砍了几次,最后却没一个见血的。吃瓜群众会笑称:江江你砍了这么多刀,都没杀个人看看→ →  哎呀,这是我的问题,要改,以后我要当刺客,带把小刀,打探好敌方守卫不严之时,瞄准敌人喉咙一刀见血 抱得美人归。哟西,原来是这么玩的。

但作为刺客,我是不合格的,行动计划永远不能提前败露,只能取敌方之首级,届时可远观,可亵玩,此为上策。这点可找我周老弟学习学习。江江每每盯上个妹子,没个宣泄口,就叽里咕噜跟周围吃酒喝茶的全抖了出来-哎呀我觉得XXX蛮好,身材也好长得漂亮云云,然后对其施以援手但又不入木三分,最后因为泄露了行动计划,且一血都没拿到,落得个滥情江的把柄,真是日了狗了。

写到这里,还有一点点闷的也都散去了,呀,黑着黑着,无所谓拉,下回蓄点力,把这个脸挣回来haha

气于16.11.21凌晨

 

Tags: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