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月说起

在试探自己的人性,原来能做出一些低于预期下限事情的 之前对人性的看法呢,就是买一包槟榔的二维码抽奖,1是我知道永远不会中大奖;2是我永远知道‘我要中大奖’这五个字,点了第一个字 就开第二个,点了第二个就开其它,倒是挺像碗里藏球的游戏,秘诀也一样 球不在左右碗球一般在手里腿里。所以就是他的底限不在台面 在手里等着你来找时再往地下扔 扔完还踩一脚  您想找可得去泥巴里抠了。 不要去试探,试探只会更低 最低,你一定会得到最难看的那个结论

看起来挺丧的。

在三月的烟雨后,在四月的一天,我想了想做的一些事情 但就想想而已。要变一下,我已经太久没变了 哪怕变差也是我需要的变化。最近一周是我睡得最舒服的一周,每天我都龇着牙看着白哥哼歌  we don’t talk anymore/come and get your love都合气氛,睡得仿佛我在老妈的肚子里 惬意

还是更喜欢看上下抖动的心电图 现在我就在往下跳一下,这样起来时看起来更有力一些,在收拾东西,暗想咋买了这么多东西?WC,真过起生活来了,难怪前段时间总大晚上给白哥说我想结婚了。白哥问跟谁?没法答。抹眼泪 哈哈。卖些大件,送些小件,这样江江可以重新开始烧荒种菜,对 种草 现在叫种草

五月在烧荒,全烧了,现在在【思索】种啥了

也许去XX挺不错的,谁知道呢
真是太喜欢‘谁都不知道’这个最完美的目的地了。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