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

以下是三月记下的没味的字,像蛋炒饭一样原本是没味的,放过夜炒了下还OK 所以重新布出  2019.5.17

1701是BB的一张专辑,朦胧的背景沾着只蚊子

传闻1701是逼哥以前住过一段时间的房间号,不论传言真假,我的定义把这个数字想成一段时光:那应该是睡到自然醒然后写歌然后弹唱然后喝酒的时光;应该是’你是否还记得山阴路我八楼的房间,房间里唱歌的日日夜夜’,1701的7与八楼似乎对不上,但那时的心境应该是一样的

我的302也陆续来了很多客人,有阿鸡/周老弟/浩哥/白头/宋宋,阿鸡来住了一周,走后寄给我两对漂亮的手工陶瓷茶杯;周老弟来住了一晚,他有洁癖,我另给他整了张床我们一起恰了桶酸辣粉看爱情公寓;宋宋来睡了一周最后我们晚上一起去泡脚。我倒是很容易想起浩哥的301——那时候他没住寝室租了外面的房子&德平&福林,经常邀请我们去喝酒(带有挑衅意味的),最后我在那里抱着垃圾桶狂吐,他们有十几件啤酒空瓶,肯定有我的一部分*一小部分。我还偶尔想起喝吐后我给YR打了个电话,要她来操场散步聊天,我还要吐一些真言

本来跟白哥也可以有一个’700块一月的宾馆’,那是17年中无法度过的夏天,白哥告诉我他租了学院门口一家宾馆的房间,电脑搬了进去,有空调 包洗衣服 才700块一月。我告诉白哥等我,等放弃枯燥的工作后就去,我会去租两个月,白天自然醒中午可以学车晚上喝酒学弹吉他,最后工作挺过去了,我的吉他现在也没有买

过年时跟宋聊起接下来,他说想开个便利店,恰逢小江在家乡太舒服 又没买到票,真有一丝丝舍不得走的感觉。我打趣说我们一起开个便利店,24小时我看白天你管晚上,第二天再换过来,就叫’二人转’便利店,做成连锁农村包围城市,简直会笑死去。

近一个月都是雨,我想去阳光明媚的地方   云贵和银川是个选择,与宋的聊天中已排练了一遍自驾游贵州+银川的美好旅途,钱是个问题;车有问题;时间有问题。但每到犹豫的时刻就该想起与福林骑在湘潭北二环上的一个夜晚,无目的骑到一个’右转往长沙,直走去郊外,左转掉头回去的路口’ 福林突然说我们去长沙吧,我会心一笑往右转骑去,福林追上来说算了算了玩笑,那时可不用考虑手机没电 钱包没钱走黑的路途,现在我右转呆在长沙,倒是常深思手机没电 钱包没钱了

近期看到小浩所谓’慎独’的过程,略观望观望,不论起因目的,能坚持做一件枯燥的事总是较为艰难的,我一直很理解他搬出1319 那之后距离产生了很多美好的 我们在南京的挹江门等32路公交车穿过——为了’热河’的一句歌词;也去了九龙喊唱’定西’。BUT我觉得小浩的’独’在二字里占比过多,他偶尔的尝试脱离正常社会交流的方式让我觉得不可取,我可不想慎独,我只想略微克制,并放慢去行事。试着做慢一点事情,让步骤在脑子里进行,写字慢一些字可漂亮多了,现在喷人都会压住破音用平常的语气去说坚定的话语,似乎也有成效。1319是我独立自由过活的几年,1701就是剔除了些疯狂 ‘慎快’之后余下来的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