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可挡

昨晚跟阿七约战  抢七,剃了他个干干净净的7:0,尤其是最后一杆强行大角度远台低杆拉回清黑8,打出了18岁的感觉

这才叫自信的打法,前会可是被他打去了气势,长时间大比分输。我很喜欢跟桌球馆老板打,能开店都有几把刷子,我也很喜欢在固定一家打,现在我几乎每晚都来,在桌球馆能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人,有时不想打了 我就点根烟坐在吧台,阿七去遛狗,我就看着打扮过的男孩子带着打扮过的妹子来打球,看着隔壁理发店的老板来老虎机输掉几百块,看胖子宰鸡,我也常想开个这样的店,热闹 又简单

我对自己的桌球技术有充足的信心,随着年月的增长,我已经越来越行云流水,这常让我想到 一万小时定律,在桌球上投入也快一万小时了,我曾看完了优酷所有的奥沙利文比赛和TOP集锦;QQ桌球上我也打过8000把的斯诺克,我的胜率是59%。我还常想起第一次一杆清台,是在湘潭电大旁边,跟叶老弟在那里,那段时间我可能是我技术的巅峰—能打出想法中的球,且有牛逼的想法,和严谨的布局,最重要是在球台上我展现出我较深层次的性格——我自信到自负,我追求极限 我常开杆就想到一杆清台 不然我宁愿一个都不进。奥沙利文一直是我最喜欢的桌球大师,我没有他那样的天分,但我的球风是模仿他的

是需要天分的,不然江江都想过穿上马甲衬衫皮鞋去打职业比赛去,我的斯诺克肯定上不了台面,但我巅峰时的黑八应该能打打水友赛,尤其是在有人围观时 我简直有BUFF加成。

我打过很多漂亮的球 我现在都还记得,在湘潭 学校门口星晟桌球我打过一杆远台扎杆解进斯诺克,当时许老板说 可惜店里没摄像头能录下,不然可以上TOP10;还有好几次极限的清台,还有更多的是最后的黑八不进。这是我的痛点,也是我整个人的痛点,我想到达赫迪,他在收147满分最后一杆老是不进,然后看起来想死的脸。这是心态的问题,一杆漂亮的收完自己的球,就剩黑八,胜利就在眼前,心跳频率会变略快,大多数时候你知道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这杆不进,积蓄已久的精气神就一下泄了气,之前无论多漂亮的连杆都可以忽略,而我常常黑八掉篓子,最近很喜欢行百里者半九十 这句话,黑八也是

今晚打了一杆清台,球型很好没太大难度,顿感酣畅淋漓。我还记得学会拉杆是在高中,但到大一才能实际使用;还有看视频学会的扎杆;还有最近有所感觉的加塞走位,这些都让我感到循序渐进的过程。我看过很多人不同的打法,小伙子们大力挥杆大力击球,气势到位 球永远不在掌控之中,如眼神好 准度高,看起来倒挺炫,却杆杆都是强行打入;之后就看到力度的控制,有更多想法;再就看到整台的布局,你能清 我能清,就考虑到锁球、造犯规。杆法也看到 有凌厉刚猛,有重剑无锋,有紫薇软剑,江江现在自评为重剑无锋初级状态,上次碰到个厨师,那个手劲,杆法行云流水,估计江江吃胖点可以进阶一下。

桌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性格就在不言中展现。你走位的方式,击球的力度 声音,无不预示着对手可以摆球了,到收黑八最后那一枪,如果是大力轰进,仿佛朝对手脑门上嘣一枪 就是天大的气势,现在大多稳扎稳打,偶尔皮一下,这就是小江心态的转变。很喜欢桌球馆常贴的一张海报,叫‘无人可挡’,上面有火老师、阿丁、萝卜、希金斯几个,芷江的星牌俱乐部有,金翰林超哥那也有 星晟也有,每次看大师们的视频,看他们的性格,看火老师的放荡不羁 阿丁的稳扎稳打,看那一杆是十字跑球防守还是远台拼还是远台低杆攻中带防,现在我越来越享受于抽时间,认真打个抢七,脑子里只想母球的控制 走位 布局,然后一杆尽可能地解决战斗,在别的领域这叫好高骛远,在黑八这块我倒常有信心,前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变水了,之后状态回来的原因是,我试着像以前一样出杆就想着尽可能一杆解决一局,虽然不再年轻,劲不再刚猛,准度不高,但还是要有那份自信,如果只想着打下一个就OK,黑八始终是需要面对的,我试着上台时心里就想到怎么K球,怎么连环一杆清完,当我做到的时候,就会有超强的愉悦,常怀念以前跟叶老弟、许老板、周老弟打球,突破瓶颈时的那两个月,当真是无人可挡

试着在别的领域无人可挡
一万小时….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