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痛

已经过去段时间了

那天我赶回家,楼下客厅 院子已经是一屋子的披麻戴孝,愣着的时候大姨已经扯了块孝帕来,晚上我就搬了把太公椅坐在黑棺旁边守三炷香不熄,坐得端端正正,负面的东西当时写了很多 统统减去。后来就是下葬、扶三,完后上班,一直都是一个冷 楞 困的状态走完流程,后突然发现 诶一个人没了,伴我过活二十多年的就没了,才有清晰的失去的感受

中秋收假回来她给我拿的苹果都还在抽屉,我不喜欢吃苹果,也不喜欢吃月饼。刚我还想到家里楼下挂着一幅’福寿康宁’,请人写的字,是她87岁生日我送的,下次回去该取下来了。

所以这就是一些变化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