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呼吸正常

我一手拿着感冒药,一手拿着汉堡可乐,回了住处

今天睡了一整天,不困 没有不舒服,最后硬是睡出了感冒且睡着了。时而也在想从前,时而有退意,时而觉得失去了很多东西-我的生活,我充沛的精力,我赖以自豪的恢复能力。 也许是很久没充电,不知道找哪充电,只能想点从前开心的日子,恰逢周老弟来长沙玩 四人组聚了下,又找南哥一述哪里哪里的漂亮女孩 得以开心

出问题的主要是我的生活,我应该勉强算是自律的一人,但又偶尔偷懒,所以就有读书时经常凌晨睡不着打扫卫生、晚睡好几天再睡一天饱的、半夜去宿舍下面收被子,那时我会去做这些事——基本都晚了,但是我会去做。现在却恐怖地发现失去了这种恢复能力,我没有了以前那样触底反弹的规律,在多个晚睡还会接着下一个晚睡。从来我都是能自给自足的一个人——我看作自由的一部分,但最近我发现有很多很难且不愿去解决的事情,有爆炸的心态,又匹配着不对等的好胜心。

想了很多极端的做法,所幸都没有去完成。工作上很难受,改变生意的方式确实很痛苦。痛苦的来源其实都有迹可循,赖以幸福的家庭 奶奶身体很不好,这次回去不知下次能否相见;赖以成就的工作 想法下去没有团队配合,跟粗糙的利己主义者斗智,消磨斗志;就连桌球 都打不过老板了,庆幸还有好胜心,可惜还有好胜心。所以这些东西一涌而来的时候,我是消沉的。

我跟浩哥说是因为我没有了欲望,我的日子被迫重复,我的兴趣所剩无几,我卖了我的设备,当足够维持生存以后,多余的钱我上交妈咪换得几分好评,我都不再挑食,现在我最爱吃的就是汉堡可乐,且似乎有暴饮暴食的想法,每次吃饱晚饭后,就特想恰一个汉堡喝一杯可乐。想起学校那时赵宝问我  你骑单车来回十几公里去喝永和豆浆你傻啦,豆浆只是豆浆我享受的是过程,那时候我还可以拿单车骑到均速28码,现在我可能不如前,现在我想恰一个汉堡可乐 看着时间走,最好我什么都不变

还有什么要求呢?现在白哥坐我旁边,他现在不肯跟我睡房里,因为老子要卷被子。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 刚吃完汉堡可乐,他晚上又决定睡沙发,插着充电器看着美剧的白哥还有什么要求呢?我还有什么要求呢?

浩哥说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

让我想起了罗大佑那个眼神,昨日情歌那张专辑上的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