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

有段时间没更新

少了很多联系,多很多事儿要做,一件一件一件做完一般都是凌晨,凌晨是个美妙的时刻,如果我愿意还花上两小时折腾一下 那就是’今夜无眠’,如果即睡觉,又不甘心年轻的身体。晚上常去打桌球/LOL,认识些附近学校里的老弟们,跟他们打打桌球都似年轻了几岁  杀他们片甲不留。虽然’学生妹’这个词听起来变味了,看到附近的[学生妹]还是感慨年轻的容颜和身体,青春似乎还有,但已没有任何征兆

喜欢写信,或喜欢安静的时刻再长篇大论——像此刻一样,有一种仪式感  可什么都太快,拿感情说 曾幻想的一段 应以一封信开始,结局如有一封’离别书’甚好,可大伙儿时间宝贵,一排即兴发挥的短讯体现手速 手速体现在意 在意体现喜爱 然后烟花璀璨。我当然也做不到再伏案写长信,大多存在于脑海里,想到前人以信开始的事情感情,是经过慢的人工运输,到撕开,等待的滋味散发开来,如同我切的半个柠檬泡一整夜,就是比奶茶店的柠檬香精真实得多——江江做的柠檬水超级好喝

可却没耐心看书,有病也不求药

曾看双双妹的QQID,叫’长信不如短讯’,觉得很有意思,烟花璀璨也挺好看,小时过年我爹买个烟花,要等唱完难忘今宵 要等到十二点才能放,最后全城的响声是积蓄的 是经过等待的,后来大了 设闹钟,先睡 十二点起来看全城白昼,看SB炸街,哇!真开心!  这应该算是长信到短讯的转换,也不是小美女们要吃快餐,只怪余下来日子越来越快,紧迫感在身后  日子过得飞快,一条条短讯发出也没留下什么,所以倒是怀念那时在十二栋  午休时泡杯茶静坐,听着米店,听到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