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塘

在泉塘生活一段时间了,到现在我才能将这段时光叫生活,而将这些真实的日子钞下。来泉塘的唯一目的是工作,这里交通不方便,无地铁,最近的地铁需要打的20分钟,但我也常打车到人民东路三号口,坐二号线到五一广场三号口,花费一小时去市中心赴一些好吃的或好看的,再搭最后一班地铁回来,除了回家乡和赴约,我大部分时间在泉塘

吃过了泉塘所有早餐店——在早些时候 去年年底,那时候我还常吃早餐 发现一家 叫王胡子手工粉,他那里的手工粉跟芷江的米面一模一样,我往门口一站,老板就知道【要手工粉,粉少一点,过凉水,不要汤要干挑,自己加码子,要香菜,另配一小碗汤 放点葱花】,就拥有十分钟家乡时光

常接近凌晨走过泉塘,从电影院,或港岛网咖(我真心喜欢这个名字),桌球厅,肯德基走回家,一路是泉塘的中心地带,晚上回来一路都是奇幻的感觉,见识过早上如乡下赶场似的一条街,见识过傍晚一路奔跑的路边摊尾随着城管车,在晚上你就发现它是如此安静,有人在动,有垃圾站的环卫,有开始做事的菜摊、早餐店,不过没人说话,你感觉到在穿过一个空间。快到家时会上两折台阶,拐角处如果你抬头看,会看到中学的教学楼露出一角,而天是超级好看

每次晚归会有负罪感,略微觉得浪费了时光,所幸老天赋予江江自我调节能力,晓得在几次负罪后早早地睡去。泉塘有好几所学校,最近借着跑步的名义往学校一块靠近了些,也会借喝奶茶的功夫看看经过的学生小妹,使我还能感慨青春容颜,跟桌球馆老板混熟后——主要是靠技术压制,也经常在桌球馆跟不同的人打球,附近的厨师,驾校教练,学生,除了个别不小心赢我的,我都能打赢:)

泉塘安置小区是一个经典形象,这里几乎都是租户,上层的租房基本是托管,补课等,一家子的却住底层的车库,便宜划算,床和灶台摩托车 一个窗帘拦上,门口通常摆个收好的摊子,你就看到疯狂烤翅 凉皮凉面 蛋炒饭了。这样的生活如是我 我倒是比较不喜的,他们的小孩就在旁边的泉塘中学,我的初中已快忘记 但我那时看到的杀马特似的家族现在还驻扎在中学门口,这是泉塘在我心中的反面形象——这样的代代相传我是非常厌恶的。
但我又不能说它反面,这是一个常见社会现象,它不像想象的那样美好,人为了生存和家庭的生存而生存,我不是说这过程中无意义价值,但显得太过死板 太真实

而江江称作生活,也算是’住’了进来。最近基本算是一月休一次 一次休三天——基本都用来回到家乡,工作脱不开手,有没有假期已没有意义,如流水线的日子有时候会暗自惊醒 。很喜欢小浩给小江的评价:按部就班又不失狂野,偶尔懒惰又不失热爱——是一个直达内心的评价,而近期狂野和热爱的部分都替换成了睡觉,除开让我精力回满的部分,睡觉也让我觉得浪费,总是有时光在被浪费

前几天跟比我年纪小的桌球馆老板打完球聊天,帮他一起关店门,打LOL去,自己也想象过开一家小店,做一些好喝的东西 有几个常来的人。问老板他住哪里,答 住隔壁茶楼的房间,还聊起附近吃的喝的漂亮妹子,小伙子伸了个懒腰道:除了过年,我可以在这地方呆一年不出去

 

文 / junghh
留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