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起了房子

聊起了房子

我记忆中最早的房子是家里的木房,有一道很高的门槛,牛鬼蛇神没挡住但总是挡住我
后来是01年盖两层楼房,钉子扎穿手,下巴开过口,算是拿江江的血祭天了
再后房子本来要卖了,阿胖妈大病,不过挺过来了
四月回家一趟,看到阿胖妈的’小别墅‘盖得一大半,大的树杈已经散叶,小的树杈甚是开心
最近我也换了住的,租房换了,从较老的职工房换了更好更新的小区房,却没有以前那样温馨,以前我有一个很老的老板椅——后来被我坐断了;还有一个舒舒同款台灯——从房东旧物里翻出来的;还有一个收拾干净的小阳台,泡杯热茶可以看到烟雾飘出去的轨迹。现在的阳台超大,有光,很干净,不过,可能是没以前那么小了
小舒今年也换了租房,在西贝恰饭的时候聊起租房,一起吐槽没有安全感,或说安安稳稳住的生活有一个期限,到了后你可能要重新过一种生活了——搬家很容易,搬生活可难了。我说我终于懂了为毛大伙儿奔着买房,就是买安全感,二十年的贷影响不了七十年的安全感。还跟南哥聊起琐事,聊到接下来看到的日子,南哥说我咋变了,想打破传统的人有了传统的想法,并准备去做,我觉得他说得有一丁点对,当17岁小江距他想的生活很远时,他会说 没卵用idontneed,但当他慢慢发现,他有机会,他多用点力有机会实现某些潜意识里觉得不错的生活时,就显得无法抗拒了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我是‘被带了进去’,可能是那个下午我醒过来时看到的情景太过温馨,总之我现在确实有了不同的想法,我会去大夏王陵 我会去骑一趟远途 我会去南京呆久一段时间 我会有一段时间或很长时间保持自由职业,但这些美好的事情不会跟另外一些美好的事情冲突
事情会一件一件一件一件做完的
我最近经常这样说

文 / junghh
1 条留言
  1. 2018/05/07
    yiwen

    看完一大段的文字
    但 最后两句最动听
    我也会用美好的方式把事情一件件的完成

留言
loading